孔庆东:老百姓的“离骚”
发布时间:2020-11-20 02 来源: 互联网

老百姓的“离骚”

           ——序《东隅拾桑》

今年五一过后,收到我早已毕业的研究生张彦的电邮,请我为她的公公尤祥广的回忆录写篇短序。我的学生都知我特别忙,很少用私事打扰我,张彦在我的学生中属于尤其懂事的,提此请求,必有特殊缘由。我看了她的长信,原来尤祥广大哥今年刚届花甲,却被查出身患胃癌。张彦说:“他生病以后,对人生有了截然不同的全新感悟,争分夺秒地与时间抗争,与病魔作战,用一周多的时间写出了1万4千多字的长篇回忆录。回忆录全部采用七言体,回顾了他的有点无奈也颇具辉煌的一生,并对从政、为官、做人做事提出了许多切身体悟。与此同时,他还创作了三十余幅书法作品留亲友后辈……”

看到这里,我当即就答应下来,次日便把1万多字的七言诗读了一遍。但是读完了,却无从下笔,因为我第一次读到这样的“回忆录”。我历来给人写序,总喜欢从作品中挖掘出深刻的思想或者精妙的技法加以评析赞赏。然而,老尤的语言普普通通,字里行间没有任何超越于时代之上的“卓见”,几乎就是把想到的意思毫不提炼地凑成七个字一句七个字一句,押韵就行。可是,这个长篇“辘轳体”却分明打动了我。我一时想不清为啥被他打动,便被其他杂事裹挟而去了。

过了一个多礼拜,我抽空又读了一遍,忽然醒悟,我就是被老尤的“普普通通”打动了。像我这样的脱离劳动人民之人,自觉不自觉地,总是追求“不普通”,这也没什么不对,但是追着追着,就容易忘本,就容易飘起来,轻者自我膨胀,麻木不仁,重者甚至会目迷五色,数典忘祖。就拿对待文学艺术来说,我会赞赏“帝高阳之苗裔兮,朕皇考曰伯庸。摄提贞于孟陬兮,惟庚寅吾以降。皇览揆余于初度兮,肇锡余以嘉名;名余曰正则兮,字余曰灵均。”赞赏的同时,觉得自己很高雅。可是,当我读到老尤的“尤氏祥广字墨缘,家住江苏睢宁县。王集尤庄东尤组,门牌十三挂房前。生于一九五三春,今逢本命花甲年。本一草民老百姓,一生事儿平凡凡。”忽然一拍桌案——这跟屈原有区别吗?其实屈原说的本来也是那个时代的大白话,我们隔了历史的长河,总觉得对岸的大标语格外高雅,忘了我们身边的大白话,在另一个时空看来,可能也是“离骚”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 jiaoyu.30233.cn 版权所有   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,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!